您的位置: 铁法信息网 > 时尚

即兴戏剧摘下你的面具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04:12:09

即兴戏剧:摘下你的面具

《即神来了》表演现场

三月最后一个周日的下午,即兴戏剧实验室的创始人支叙心怀着忐忑的心情,走上她熟悉的“舞台”。说是舞台,实际是不大的房间里,除去观众座椅后剩下的空余位置。

支叙心和她的团队,为即兴戏剧的爱好者带来的《即神来了》第一场正式演出:《四季之神》。演出中,不管是脱口而出的段子,还是根据现场观众提供线索而即兴讲述的故事,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这个对别人提出的建议和观点第一时间说“yes,and”,且没有剧本,台词全靠演员临场即兴发挥的戏剧,在国外已经非常成熟,仅是纽约,就有两百多个成熟的社团,为人们带来花样繁多的表演。它也成为很多艺术作品的创意之源。最近大受欢迎的“暖男”大白(《超能陆战队》)的故事便是主创团队不断依据即兴戏剧的模式打磨而成。

幸运的是,国内也有了一群推广即兴戏剧的人。支叙心和大可分别在即兴戏剧的实践和理论上,贡献着自己的力量。支叙心以前是一名地方电视台的主持人,“没有稿子,很难想象该如何对着摄像机说话”。自从接触即兴戏剧后,她的头脑中充满了创意和想象。

她目前想做的,就是将这种无剧本的新兴戏剧,影响到更多的人,希望在他们的人生道路上,多一份想象的空间。

初学者:能让人把心打开

《即神来了》正式演出前半个月的一天夜晚,北京电影学院一间排练室里,大可聚精会神地看着同伴们两两一组的即兴对话表演。不满意之处,他轻声叫停,然后平心静气地说:“你们俩下意识里还是在拒绝对方,记住,即兴戏剧一定是‘yes,and’你要先接纳别人的意见。再来!”

支叙心则习惯拿着一个小本儿,随时记下脑中冒出的想法。作为《即神来了》的制作人兼导演,支叙心要琢磨、设计出别出新意的互动情节,让演出更吸引观众。

大可和支叙心很早就接触到即兴戏剧,2011年,即兴戏剧先后在北京和上海的白领中掀起过一阵热潮。不过他俩是为数不多坚持下来的人。如今,支叙心成立了即兴戏剧实验室,成立专业的表演队伍,为人们演出更好看的即兴戏剧。大可则是北京电影学院即兴戏剧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,从事即兴能力、即兴心理的研究。

支叙心的工作室在东直门北小街,举办第一场活动的时候,“工作室空间比较大,很担心只来很少的人,结果活动预告发布后没多久,就报满了。”

自己举办活动之余,她还会受邀参加多个团队的线下活动,并将即兴戏剧融入活动的环节中,她也总能为活动带来不一样的欢乐,很多人因此也成了她的粉丝。他们都叫她“支支”。

在每次即兴戏剧的体验课上,她都会设计小的游戏,让初次参加即兴戏剧体验课的人,了解即兴戏剧的特点。其中有一个特别受欢迎游戏叫“糟糕的礼物”:别人说出一个你特别糟糕的东西,比如“臭袜子”,你的第一反应要说,太好了,然后解释你欣然接受的理由,比如“臭袜子正好可以对付我家的老鼠”。支叙心说,从心理学上来讲,这就是“发生的一切都是最好的。”一旦你能正面而积极地去面对糟糕的事情,你就会变得乐观起来。

在海淀巴沟的即兴戏剧体验课上,从包头出差到北京的曹旭也跟随了过来。曹旭是支叙心工作室的学员之一,出差到北京,一有机会就会去学习即兴戏剧。在体验课上,44岁的曹旭,依然像年轻人一样积极而开放地融入团队,并在表演中感受敞开心扉的乐趣。

他说,“即兴戏剧能把你的心打开。”以前和别人交往,遇到不同意的观点和想法时,像很多人一样,他都会先说不,但接触到即兴戏剧之后,再遇到类似情况,虽然也想说不,但总会有一个声音告诉他,先接纳别人。

支叙心曾经去给一个朋友家的两个小孩子上即兴戏剧课,哥哥经常抢弟弟手里的遥控器,于是在两兄弟轮着玩“糟糕礼物”的游戏时,弟弟突然给了哥哥一个“糟糕的礼物”:“我把你的遥控器拿走了”。身在游戏环境里的哥哥愣了一下,按照游戏规则,说了一句:“太好了!这样我就能少看电视,多学习一会了。”这一句话,他们的父母等了太久。

个体如何开通微商城
有赞微商城登入
微信小程序如何申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