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铁法信息网 > 美食

末世到修仙 第二百零五章杀牛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14:24

末世到修仙 第二百零五章杀牛

清风起,激荡着一个个的血洼泛起了涟漪,扬起了浓郁的血腥味儿。

这血腥刺鼻的味道,随风飘送,弥漫开来,这青鳞蛛牛突然停下了急冲而来的身体,右前蹄猛的刨动着地面,将地面刨出一个巨大的深坑,两个巨大的鼻孔,急促的收缩、扩张,之后,它的情绪明显的高涨了起来,一双牛眼瞪大,血一样的红,两道长长的白烟从它鼻孔中喷出,显然它的情绪是被这血腥味儿刺激的兴奋了起来。

“吼!吼!吼!”

兴奋暴虐的咆哮声,响彻了这方天地。这青鳞蛛牛,微微低下了它那狰狞的头,两柄闪着寒光,如同长刀般的牛角,指向了叶楚,庞大的身躯陡然加速,以一种与它这样庞大身躯并不相符的极快速度,向着叶楚冲撞了过来。

“砰!砰!砰!”

这青鳞蛛牛身上的青色鳞片状的骨甲“哗啦啦!”作响,一股股剧烈的波动自它的踏足之地,荡开。如同将要地裂一般,大地剧烈的震颤了起来,然而叶楚却稳稳的站立着,身体如同扎根于泥土中的松柏般,挺拔笔直,没有丝毫的摇晃。

劲风,烈烈,扑面,狂卷……

两只寒光闪耀的巨大的角刀,斩开了空气,带着尖锐呼啸的破空声,带着森森的杀意,如同一道青白色的闪电,向着叶楚直劈而来。

劲风狂涌而至,叶楚那本该随风舞动的长发和衣衫,竟似钢浇铁铸一般纹丝不动,双眼微微的眯起,直视着眼前这如同小山一般健壮,长相狰狞,凶威滔滔的妖兽,叶楚那点漆的黑眸中,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,有欣喜有怀念。有冷冽的杀意!

“嗡!”

锈剑似感应到她的情绪般,微颤轻鸣,冷冷的勾起了嘴角,叶楚的手掌紧扣在剑柄之上。拖着这斜斜指向了地面的锈剑,脚下错步,迎着这烈烈的劲风,腾身而起。

整个人如同化入了风中,叶楚的身形在这风中不但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滞。反而似鱼入水,游刃有余。

“铛!铛!铛!”

金铁的交鸣声响起,一连串的火星迸溅而出。

地面狂乱的摇颤着,叶楚的身形似风般,飘摇不定,萦绕在这青鳞蛛牛的周身,手中的锈剑舞动出道道璀璨夺目的剑芒,如同滂沱的大雨般,点落在这巨牛的身上。

“铛!铛!……”的金铁交鸣声不断的响起。

“嗯……”望着这一幕的林大小姐的眉头轻轻的蹙起,叶楚怎么会选择与这明显便是以力见长的妖兽硬碰?“她这是在……”

“她是在找这牛身上的弱点。”合拢了扇子。轻轻的敲击着额头,楚安然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,“若是她动用了剑意,一剑杀掉这牛并不是难事。可是若换做我们俩……”微微摇了摇头,楚安然的心头有些感慨

末世到修仙  第二百零五章杀牛

,领悟了剑意的剑修,在锋芒锐利,一击致命这方面,确实比之大部分修者要强上许多。即便他与林大小姐修为高出叶楚一个位阶,在这方面也是略逊于她。“若是不能直击要害……”

“你看。”楚安然手中的扇子点向了场中,“她的剑,瞬息间便是刺中了通常来说的要害之处,咽喉。眼睛,眉心,心口,腹部……可,除了眼睛被这牛用眼皮阻隔了之外,其他的地方。竟是以这样的锋芒仍不能刺入。”

一双美眸盯着场中,林大小姐的心头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丝得意,再一次为自己看人的眼光点了个赞,有如此实力强悍且认真负责的队友,何愁大事不成。

叶楚手中的剑势更急,剑芒漫天,锈剑上闪动的森寒亮光几乎遮蔽了这牛的身形。这青鳞蛛牛的庞大身躯灵活的转动着,额头上那锋利的角,似修者手中的刀一般,横劈竖切,带起了可怕的劲风,卷起了尘土飞扬。

“铛!铛!铛!”

又是一阵刀剑碰撞的声音,叶楚的锈剑不断与这牛的长刀般巨角对撞了起来。一连串的火星迸溅而起。这牛突然变得暴躁了起来,四蹄在地上胡乱的刨动着,攻击也不如刚刚来的有章法,似乎方寸大乱了般,开始胡乱的攻击着。

叶楚的躲避更加轻松自如了起来。

“咔嚓!咔嚓!”

牛角上出现了数道细小的裂痕,骨粉飞溅。

林大小姐同楚安然的眼中同时一亮,原来……最强处便是最弱处!

“吼!”

这青鳞蛛牛烦躁的怒吼了一声,两颊上的鼓包处,剧烈的抖动着,之后,粘腻的涎水顺着它的脸颊滴落,如同小河般流淌了下来。

“噗!噗!”

两声闷响,这牛脸颊上的两个鼓包,突然爆裂开了。两张沾满了粘液的蛛从其中喷射而出。一左一右交错夹击着,封死了叶楚的左右和后方,之后,巨大的身躯直直的挺立在原地,牛头深深的低下,额头上的那两只似尖刀般的角,指向了叶楚。竟是一副守株待兔的模样,只待叶楚自己撞了上来。

粘腻的蛛在叶楚的身后交错着,向着叶楚的身体逼挤了过来,左躲右闪,后退俱是无路,面前又是寒光般的长角堵截,四面包围。

“锵!”

手腕微微的一抖,手中的锈剑发出一道清脆的剑鸣声,叶楚不疾不徐,脚下一点地面,身形飘荡着拔高腾起,竟是在这青鳞蛛牛无知无觉之际,之后,便是如清风般拂过了它的头顶,一道璀璨的剑光乍起,手中的锈剑,反手斜斜的点出,锈剑从这牛的脖颈处,直刺而入,似乎丝毫没有阻滞般的,从这牛的嘴中刺出。

绝杀!

“砰!”庞大如山的青鳞蛛牛一僵,巨大的身体跪伏着轰然倒地,之后,鲜血从它那大张的口中,汩汩而出,浸透了地面。

“刺啦!刺啦!”

从它两颊的鼓包中,那喷射出的蛛也无力的簌簌落地,其上那粘腻的液体一沾染到地面上,便是腾起了阵阵灰色的烟雾,显示了它那超强的腐蚀性。

“呜……”

大风从叶楚的身上腾起,之后,便是快速的将这腾起的灰烟席卷一空。(未完待续。)

广州玛莱妇产医院郭晓俭
广州玛莱妇产医院乔莊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宋维贤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徐日理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盛发军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