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铁法信息网 > 育儿

狂力战神 110 混乱真意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06:21

狂力战神 110 混乱真意

在场的所有长老听到这样的话,心中都想明白了,这郁从良从开始就已经想好了,要把赵寻收为徒弟,先前説要把赵寻灌关到雷霆牢狱三年,只不过是按照程序走的方式而已。

“郁从良真不是一般的可耻,我们先认可了他,将赵寻关到雷霆牢狱的惩罚,然后他就顺水推舟收赵寻为弟子。”钱长老眉头皱了皱,沉声对身旁的孙长老説道。

“他倒是步步为营,但是就算我们不跟他抢,他真的能够将赵寻收为弟子吗?”孙长老充满怜惜之意地看向赵寻,以他对赵寻的了解,郁从良没有那么容易将赵寻收为徒弟。

戚长老知道自己跟诸位长老一样,被郁从良摆了一道,心中很是不忿,充满皱纹的脸上,神色更加阴沉,而后终究忍不住对郁从良説道:“郁长老,收徒弟这件事你现在就説,可不是什么好事,况且赵寻杀了四大执事,还对周长老有所不敬,应该惩罚之后,再説收徒弟的事情。”

生死台上面的众多长老,皆是符合地diǎndiǎn头,周长老更是怒不可遏,郁从良出现之后,他再也没有机会手刃赵寻了,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,毕竟以赵寻的天赋,想把赵寻收弟子的人肯定是数不胜数,他就算是想阻拦也阻拦不住。

一个将武道真意修炼出来的徒弟,那日后的成就必然是不可限量的,説不定就会成为虎啸大陆叱咤风云的人物。在场的长老除了周长老之外

狂力战神  110 混乱真意

,哪一个不是为了赵寻而来,而且他们来的时候,是因为听説赵寻将不周长拳修炼成功,但是现实更加让他们惊讶,赵寻不仅将不周长拳修炼到了最高境界,更是将武道真意,这样天才至极的东西展露了出来。

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放到了赵寻的身上,这一刻赵寻才是主角,相反,过来打破僵局的郁从良,也不过是衬托了赵寻的与众不同。

郁从良想把赵寻收为自己的弟子,压力是很大的,但是以他的性子,这被在场长老施加的压力,根本算不上什么,当下也不管戚长老对他的问话,直接对赵寻问道:“赵寻,我问你,你知不知罪?”

赵寻满身的漆黑与红色雷纹都消退了不少,但是依旧保持在癫狂真意的状态,只见他嘴角邪异/地一笑,眼眸之中的血色光芒投射向郁从良,説道:“我何错之有?四大执事死是罪有应得,至于周长老,我打了他一耳光……我还嫌打的轻了!”

这话一出口,在场的所有人,全部都傻了,郁从良的出现就是破局的最好方式,但是赵寻依旧丝毫不领情,众人听赵寻如此説法,心中先是感觉赵寻很是狂妄,但是转眼之间就觉得赵寻説的有道理。

这生死台上面的事情,在场的众多宗门弟子那都是眼睁睁看着事态发展的,这里面的谁是谁非,他们都知道清清楚楚,如若不是四大执事不守规矩,先对赵寻展开厮杀,而后周长老一出现就力挺四大执事,执意要把赵寻给抹杀,赵寻报仇之后,会去扇周长老的巴掌?

这一切都是这些人应得,把任何一个人放到赵寻那般情景都是九死一生,赵寻已经算是运气好的了,要不是他把武道真意在最后时刻领悟了出来,今天躺在血泊里面的就是他了。

“赵寻……”柳如眼睛红红的,她看着赵寻,心中很是复杂。

而赵寻这个时刻,却根本没有一diǎn畏惧,就算郁从良在这一群长老里面,有些分量又能怎么样,他没有错就不会承认有错,自从有了癫狂真意,他就算是有了依仗,这些长老,哪怕是郁从良,追杀他,他一样能够逃脱的了,有什么好畏惧的。

就像刚刚所説的,不周宗之中没有几个人有资格成为赵寻的师父,面前的这些长老更没有资格。

“赵寻……你可别认了死理,有些事情可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!”孙长老对赵寻説道,现在的状况,他这个做长老的可是看的清清楚楚,赵寻已经得罪了周长老,宗门之中一般地位的长老,就算收赵寻为弟子,那也没有不一定能够保全的了赵寻,他孙长老也不行。

唯有这同样不喜欢按常理出牌的郁从良,那才是赵寻最应该拜的师父。

周长老见赵寻这样的态度,脸上暴怒无比,心中却满是欣喜,赵寻只要把郁从良给得罪了,这不周宗绝对是其葬身之地。

赵寻对着孙长老一拜,随后对诸位长老説道:“我赵寻没有做错事情,就永远不会有认错这回事,这不周宗不辨忠奸,如此景象,我再待在宗门之中有什么意义?”

“你的意思是説你要离开不周宗?”郁从良声音淡泊,看不出是喜是怒。

“我离开不周宗怎么了?难道你个老东西还想限制我?”赵寻可没有那么好的性子,听到郁从良的问话,气就不打一处来,这不周宗他早就待得没什么意思了,大不了一走了之。

“大胆!不知好歹!”郁从良听了赵寻的话,当即就吹胡子瞪眼,无比暴怒,整个人的气势都有些变了,再也不像刚刚大家见到的那样,像个正常人。一股气浪从他的身体之中喷涌而出,只在一瞬之间,郁从良的头发无风自起,直接飘了起来,他那衣服也因为气场变化的原因,犹如在狂风之中一样,猎猎作响。

“我就説你们这些长老,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这不周宗,老子还不待了!”赵寻根本没有一丝惧意,丹田之中猛然运转灵力,并将自己的意志逼迫了出来,他身上原本有些暗淡的红色雷纹,这个时候,突然变得无比耀眼。

赵寻根本没有一diǎn迟疑,左腿迈出一步,并轻轻下压,身子向前倾斜,然后嗖的一声,身体迸射了出去,目标是决斗场的大门,他可不想在在这里浪费任何一diǎn时间,大不了一走了之,受这些冤枉气,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“xiǎo子你还敢跑!”郁从良见赵寻要跑,像干柴一样的手,朝着旁边经过的赵寻抓过去。

赵寻见到抓过来的黑爪子,没有避让,反而将速度加到最快,然后直接运转不周长拳,对着郁从良的老脸就打过去,他才不管什么好坏,阻拦他的人,他都不会有什么好的回报。

“啪!”

郁从良一爪子准确无误地抓到了赵寻的脖子之上,另外一手弹到面旁,牢牢握住了赵寻的拳头。

赵寻想逃开却是没有任何办法,郁从良虽然骨瘦如柴,但力量却是无比的大。

那郁从良此时已经是怒不可遏,眼中凶狠地神色一闪,嘴角轻动,众人却是听到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。

“混乱真意!”

只见在郁从良周围的一片距离,地上的碎石砂砾飘了起来,连郁从良的头发,胡子也都是一样飘了起来,赵寻不可思议看着发生地一切,他的感觉自己双脚都飘了起来。

他不管那么多,另一手对着郁从良的脸,一拳捅过去。

那一拳却是在郁从良制造出来的这片领域之中,变得轻飘飘的,还没有打到郁从良的脸,赵寻就被郁从良狠狠扔到了地上,摔得赵寻眼冒金星,他身上的癫狂真意也都消失的不见了。

“这个老家伙,明明可以轻而易举杀死赵寻,却是将他的混乱界域变成无比轻飘的模样,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一个,他就是想对赵寻表明,他也修炼出了武道真意,足以当赵寻的师父。”孙长老看着郁从良所表演出来的一切,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,郁从良绝对不会杀了赵寻,赵寻迟早会成为郁从良的弟子。

“这也是应该的,我们不周宗长老有三四十人,但是真正将武道真意修炼出来,也不过是两个人而已,一个就是郁从良,另一个就是宗主。而我们,的确都没有资格当赵寻的师父。”钱长老在一旁説道。

其他长老看着眼前的情况,一个个都不説话,心中都有些别样的滋味。赵寻身为宗门弟子竟然修炼出了武道真意,而他们比赵寻老了不知道多少,却到现在没有将武道真意修炼出来,还妄想将赵寻收为徒弟,这实在是有diǎn高看自己了。

虽然他们现在相比于赵寻,地位高的不止一diǎn,但是很快,在不远的将来,赵寻很有可能刷新周长老的记录,成为最年轻的宗门长老,因为如今的赵寻也不过是十六岁而已,十六岁就将武道真意修炼了出来,这实在有些逆天。

“xiǎo子,你乖乖跟我一起去雷霆牢狱三年,否则要吃些苦头。”郁从良将混乱真意收了起来,气定神闲地对赵寻説道。

赵寻从地上爬起来,心中满是愤恨,他没有错,没有做错任何事情,为什么要受到刑罚堂的惩罚。

他以为他将武道真意修炼出来之后,就可以在宗门之中来去自由了,却是没有想到这冲出来的郁从良,竟是同样拥有武道真意,而且明显还比他强。

东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东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东莞牛皮癣治疗方法
东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东莞治疗牛皮癣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